-

溫暖暖飛快推開封勵宴,轉身就跑了出去,封勵宴瞧著她倉皇而逃的背影眉梢微挑。

“慢一點,放過你了!”

溫暖暖這才放緩了腳步,一溜煙的進了彆墅。

“少夫人回來了!”

“少夫人好!”

“少夫人慢點走,我來扶著少夫人吧!”

……

誰知道她剛剛進彆墅,在客廳裡忙碌收拾的女傭便一個個含笑熱情的打招呼。

溫暖暖對她們口中的稱呼實在適應不良,她笑了笑。

“你們還是叫我溫小姐吧。”

但是女傭們不知道是不是被吩咐過,竟然還是一口一個少夫人的。

“我們都叫習慣了,少夫人,剛剛忠伯下來,說老爺子已經睡著了,我帶少夫人先去房間也休息一會兒?”

溫暖暖衝女傭點了下頭,女傭在前麵恭敬的給她引著路。

她像是知道溫暖暖因為受傷而失憶,還貼心的邊兒走邊兒給溫暖暖介紹老宅的格局。

溫暖暖很少應聲,目光卻隨著她指指點點掃過四周。

她不免想起了之前被楚言帶著去到那個莊園,當時進入客廳後,到處就給她一股奇怪的熟悉感,而如今走在封家的老宅中,溫暖暖卻控製不住那一陣陣的熟悉感。

她甚至能在女傭開口之前,在心中更早的說出每個房間的用途。

而這種感覺,是當時進入雲家和翡翠苑的時候都不曾產生的,她能感覺到自己對這裡竟然是最有感情的。

“少夫人累了吧,您先休息下,我去讓人給少夫人拿些吃的來。”

女傭站在了房門前,正要開門,溫暖暖卻停在三步開外,駐足道。

“冇有其它的房間嗎?”

她盯著女人麵前那道門,若冇弄錯,這道門的後麵,是她和封勵宴從前的房間。

女傭愣了下,回過頭。

“啊?這裡就是最好的房間啊,少夫人進去看了一定喜歡!”

女傭說著推開門,像是擔心溫暖暖再拒絕,一拍腦門。

“哎呦,壞了,剛剛忠伯讓我去給老爺子的幾位至交好友打電話報平安,你看我都給忘了,少夫人你快進去休息,我打完電話就上來!”

她冇給溫暖暖開口說話的機會,匆匆忙忙的就跑下了樓。

溫暖暖站在暢著房門的門口,目光下意識的往裡麵掃了一眼,然後便控製不住的邁步走了進去。

房間裡收拾的很乾淨整潔,但是又和溫暖暖所想的乾淨整潔不一樣。

溫暖暖以為這裡應該會像樣板間一樣,雖整潔卻缺乏人氣,可是沙發上的暖色係跳色抱枕隨意的放著,旁邊還散落了冇疊的羊絨毯和幾張畫稿。

溫暖暖一眼看到,那畫稿是幾套古裝頭飾,是出自她的手。

床頭櫃上,丟著一個髮夾,梳妝檯也微微有些淩亂,有兩支口紅冇放進收納盒中,東倒西歪的丟在那裡。

這些,都是她在這裡生活的痕跡,竟然一直冇被收起來。

就好像,它們都還在等著女主人歸家一樣。

溫暖暖空空蕩蕩的腦海也似閃過許多雜亂的畫麵,她一瞬間攥緊了雙手,閉上了眼睛。

隻是那些畫麵,像被人死死埋藏在身體的最深處,即便是受到刺激想要掙紮著翻騰上來,最後也歸於平靜,被一道門牢牢的鎖住。

溫暖暖睜開眼睛,她胸腔微微起伏著,房間裡一時間安靜的隻剩下她的喘息聲,讓她想要逃離。

溫暖暖下意識的走向露台的方向,推開落地門,衝了出去。

她站在那裡,扶著欄杆大口大口呼吸著新鮮空氣,半響卻緊緊攥起了雙手,眼裡多了一點堅定。

不管過去的回憶是痛苦的,還是甜蜜的,也不管當時的自己是有多受傷絕望,纔將那些記憶都埋藏了起來。

可是那些都是她的過去,她的記憶和人生,她還是希望自己能夠都找回來,這樣纔是完整的自己啊。

溫暖暖深吸了一口氣,轉過身,又推開了門回到了臥房。

她在臥房裡轉了幾圈,坐在化妝鏡前,將那兩支散落的口紅放回收納盒,又起身進了和臥房相連通的衣帽間。

衣帽間果然也掛的滿滿噹噹,隻是傭人應該收拾過,衣服都套上了防塵袋。

溫暖暖指尖隨意滑過,卻突然看到一道簾子,那簾子有些突兀。

溫暖暖扯開簾子,以為簾子的另一邊是不是放了封勵宴的衣服,可簾子扯開,她卻整個人愣在了那裡。

簾子的那邊兒隻放了一件衣服,那是一件婚紗。

婚紗穿在模特的身上,層層疊疊的鋪展開,超大的拖地裙襬給撐了起來,足有了四五米,窗外的陽光傾灑在上麵,風吹的裙襬飄搖,愈髮漂亮縹緲,聖潔美好。

模特頭上的鑽石藍寶石皇冠,和模特戴著白色蕾絲手套的手上套著的戒指,交相輝映著發出璀璨珠寶光彩。

溫暖暖驟然呆站在那裡,被這一幕驚的腦子一片空白。

她還記得,那天楚言將她帶進房間,也說他們準備結婚,所以婚紗都準備好了。

當時她盯著那件假的婚紗,腦海中便好似晃過些淩亂的畫麵,而此刻看著眼前這件婚紗,她的雙眼漸漸便泛了紅,她抬手按在心臟的位置,隻覺那裡湧動著又熱又燙的情潮,像滾燙衝出的岩漿壓都壓不住。

“怎麼在這裡?”

陡然響起的熟悉令溫暖暖猛然回過神,她猛的轉過身去。

看到高大挺拔的男人沐著光,走向她。

他身上還穿著那套黑色西裝,肩背挺括,身材被修飾的更為完美,手中卻捧著一大束鮮花,大抵是剛剛親自從下麵的花圃中剪了捧上來的。

光影劃過他飽滿的額頭,英挺的眉骨,掃過高挺的鼻端,在他英俊的麵龐上蘊過明暗交錯的線條。

他終於來到她的麵前,俊美五官逐漸清晰,他垂眸,深瞳溫柔含笑的睨著她。

“還記得這件婚紗嗎?”

溫暖暖仰著頭,盯著他,卻看到了女人穿著婚紗被男人擁在懷裡的情景。

他抱著她,許下承諾。

“封太太喜歡的,封先生以後都會滿足她。”

彼時,孩子們的笑鬨聲夾雜在其中,他們在她曳地的裙襬下興奮的鑽來鑽去,她幸福滿足的眼含熱淚……-